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海东方之魂:五大都市

  • 姚俊宇
楼主回复
  • 阅读:6082
  • 回复:1
  • 发表于:2017/7/24 10:35:16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东方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海东方之魂:五大都市

  骑 楼 风

  伴着归去的斜阳
  斑驳的骑楼风
  和着西海岸的滔声
  飘散在冷清的街道上

  老去的岁月挂窗棂
  热闹还留印石板的光亮
  缠着红布的酸梅树
  已高大成心中的神圣

  路还是这条路
  海依然那片海
  不老时光改变你的容颜
  却带不走那颗爱的心

  街还是这条街
  浪滔依然日夜拍岸
  潮起潮落斑驳骑楼风
  却吹不走记忆中的港湾

  记得四月初发表了《“五大都市”海东方之魂》这篇游记,得到很多网友的点赞,由于当时第一次去也没有时间深入了解,只是一次“五大都市”之初体验,就像这首《骑楼风》。

  “港门露面”:品尝一份情怀

  民以食为天!听说“港门露面”很有名。

  在凤凰花艳红的六月初的一天上午,再次来到港门村,先来尝一尝这里有名的“港门露面”。


  “港门露面”:品尝一份情怀

  由海东方沿海大道进入港门村口内进大概一百多米,在和平西街边有一处简陋的摊位,这就是久仰大名的“港门露面”卖点。

  这个摊位主人叫黄冬莲,是“港门露面”第二代传人,今年68岁。用自家的门庭摆摊位,客厅就是客人品尝“港门露面”的地方。这地方虽然小点,但并不影响吃客的造访。

  “港门露面”第二代传人黄冬莲

  我让老阿妈给我也做一碗尝尝,在老妈弄露面的间隙,我打量起这个小客厅,由于上午10点多了,就我一个客人,这里显的清净了许多。

  不一会儿让我慕名已久的“港门露面”就端上来了,我迫不及待地品尝着。

  “好吃不?”老阿妈关切的问。

  “嗯,不错!这很合我的口味,还有点甜味.....”我边吃边回答。说实在的跟我之前吃过的露面确实是不一样。

  “也可以弄酸点,我怕你吃不了....”老妈接着说。

  在边吃边聊中,知道了老阿妈的名字,也听到了“港门露面"的历史。最先是她妈妈做的露面,而14岁的她就和妈妈担面去新街卖,在跟随妈妈一起做买卖的过程中,她也慢慢学会了这门手艺活。后来,嫁到这里就一直以这个来谋生。

  如今市场竞争激烈,加之市中心已经移到八所了,现在生意也不是太好。但是对于我来说,这6块钱一碗的露面吃的就是一份情怀,品尝一口世事变迁、传承之精神。

  我问老阿妈,有没有人传承?她说女儿赵琼霞是第三代传承人,现在也在做这个。听到这个心里顿感宽慰了许多。

  临走我又打抱了一份带回去让家人也尝尝,尝尝这份情怀和那段消失的记忆……

  年俗:抬公拜年祈福

  为了那碗“港门露面”,还有心中那不解的疑问:“五大都市”这里还有什么是值得我们去关注、去挖掘的?“五大都市”的魂又在哪里呢?有什么民俗?五大都市的来源?.......六月十五日第三次来到港门村。

  先解决肚子问题,在树荫底下莲妈的摊位前坐下,点了一碗“露面”,边吃边和莲妈的丈夫(赵福弟退休工人)聊起来。

  “阿公,咱们这边有什么民俗活动不?比如像琼北地区的军坡节,或者过年时的习俗啦......”

  “这边没有像军坡节这样盛大的民俗节日,不过过年的时候还是有‘抬公拜年’祈福活动的......”阿公边收拾东西边说。


  港门老爷庙

  “这里‘抬公拜年’,各村的时间也不一样,有的初二,六,八,九不同时间,总之从初一到十五都有抬公到各家拜年祈福:求财、求丁、保平安.......热闹的锣鼓声和鞭炮声中还有穿杖表演的,非常的热闹!......”

  阿公还说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端午节这边还每年举行龙舟赛,不过现在没有了......!这个让人有点点失落和遗憾!可惜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龙舟赛停止了?”倒是墩头社区区委书记曾令忠给笔者解开了这个结。

  “过去,墩头是镇,这边是一个渔港经济繁荣,八所建镇后,这边已成为八所镇墩头社区,渔港也移到八所去了,再加上这一带的流沙大,近些年来把这里的深水港都渐渐变成浅海了......”

  五大都市的来源

  当我和阿公正聊着“五大都市”的来源问题时,恰好来了一位带着眼镜的有点像教书先生模样的老者也凑过来一起喝茶,他叫郑昌琼,退休工人。一听到我们在讨论“五大都市”的来源,他则胸有成竹地告诉我们。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从港门村桥穿过昌化溪支流就是墩头了,墩头绕过来就是新街,新街再绕过来是北黎市,北黎市转过来就是新北市,新北市拐个弯又回到港门村了,正好一个大圆圈。”他拿起笔在纸上一边画一边解说。

  “过去,墩头是一个公社,下辖港门,新北两市,以渔业发展为主;新街也是一个公社,管辖着北黎,是以农业发展为主。这里即是政府机关驻地,又是渔业、商业、农业的交流集散地,相较于东方其他地方,这里工商业繁荣发展,居住大量的非农业人口,因此人们都把这里叫做‘五大都市’。当你看看这里的街道名称:建设街、民主南路、港门西街等就略知一二了!”

  喝了口茶,昌琼大叔继续给我们讲:“港门是大陆福建移民居多,清朝时期出过举人,如今读书人也较多,出了几位市长、县长、局长等干部。”

  “五大都市”居民主要讲海南话,也有少部分讲临高话、军话、村话的,他们都是从临高,或者是从东方的三更、四更周边地区移民过来的。

  革命老区:墩头

  “墩头是革命老区,你一提起史丹,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人。他就是琼西中学创始人,老革命。”赵福弟若有所思地说。

  一无所知的我赶紧做功课查阅资料。《东方县志》上是这样记载:琼西中学于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创办,校址位于新街墟,原名"琼海中学琼西分校",是在史丹、陈克文、马白山及社会知名人士戴恩民、林超宇等人的共同努力下,为培养抗日骨干而创办的一间"抗日大学"式学校,被誉为琼岛西部的革命摇篮。

  由于受史丹等老前辈的影响和带动,墩头参加革命的人员众多,因此,墩头也就成日本袭击轰炸的目标,遭到大屠杀,村子被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这就是“墩头惨案”。

  还有一位,陈岩(副军级)。

  1932年,任国民党墩岭乡副乡长。期间,参加进步的青年勉力社,经常为中共地下党组织活动提供掩护。同年,跟随马白山到广东省黄埔小学教员训练所学习一年。1934年,跟随史丹在香港华南中学(高中班)读书一年。

  1935年,重返昌江县第二小学校任教。1936年,任该校校长,并被选为青年勉力社社长,期间,与土豪劣绅及一切反动势力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抗日战争爆发后,积极带领进步师生开展抗日宣传。

  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任昌江县抗日游击队指挥部第三大队副队长兼第一中队指导员。1940年后,任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第四大队政工队长,第三支队副官主任、政治处主任,第四支队第一、三大队政治委员。从1946年起,历任琼崖纵队第二支队政治处主任,镇南队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第三、五总队政治部主任等职。战争年代,立场坚定,英勇善战,是部队一位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和政治工作者。解放后,历任海南军区政治部直二部部长、独立二十七团政治委员、人民武装部部长、海南行政区兵役局局长、海南军区党委委员、海南自治州人民武装部部长等职。

  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大校军衔。1969年转业到地方后,先后担任广东省参事室副主任、海南行政区革命委员会常委、海南区党委常委、海南行政区人大筹备小组副组长等职。退居二线后,撰写了不少革命回忆录,保存了许多珍贵的革命史料。(《东方县志》)

  就这两位重量级人物就够您去读墩头的革命故事了。


  西南民歌情歌对唱:聆听久远的岁月

  听完这么些“五大都市”的故事,有点太沉重了!我们来放松一下!

  那是一个偶然机会,我了解到了这里的人不仅喜欢听戏唱戏,也喜欢听民歌唱民歌。

  要说“五大都市”的民歌,就要知道港门村这个人——卢灵经,已故前东方民族中学副校长。他不仅喜欢听喜欢唱,而且还收集整理了许多民歌,并刊印出书。

  他儿子卢永方告诉我,现今在“五大都市”流传的民歌唱片就是他父亲唱的。他父亲为了不让这些民歌失传,自己录制唱片制作DV。由于这些唱片很受当地人的喜欢,结果他们还卖出了一万多张,甚至还看到很多翻版的流传。


  港门村

  这些民歌都是用海南话来演唱的,虽然歌曲曲调简单点,但是歌词内容却丰富多彩,洋溢着浓浓的生活情趣,记录着那个年代东方花梨之乡人的生活风貌,他们的酸甜苦辣......比如这首《情歌对唱》等。

  情歌对唱

  演唱:卢灵经 王宝英

  (男)
  对歌味来此处对
  定定对你今夜昏
  对到天光日头出
  兄味去田妹去园
  (女)
  唱句歌子抛过去
  不识兄赢也妹赢
  只见兄赢打平过
  只见妹赢携兄牛
  (男)
  兄也看看侬看看
  兄隔江河侬隔坡
  不算钱银三二百
  买板钉船过江河
  (女)
  兄也有心侬有心
  不畏山高与水深
  只见山高使刀劈
  只见水深担土填
  (男)
  一块手巾四四方
  绣对鸳鸯在中间
  请妹别嫌手巾小
  小小手巾解心妨
  (女)
  一条彩布真好看
  做条领带送情哥
  请哥别嫌领带短
  短短领带情义长
  (男)
  天上起云兰兰封
  与妹交情等慢慢
  多人百众话难讲
  等到无人只商量
  (女)
  与兄交情都到好
  谁识藤断半中间
  谁识藤断拉来接
  谁识接藤不功劳
  (男)
  鸡啼一声啼俊俊
  离也难离分难分
  床上鸳鸯脚敢绳
  求鸡别啼第二轮
  (女)
  鸡啼一声到一声
  起身下床兄呀兄
  轻脚下房轻脚出
  不分四邻人知情
  (男)
  拖架车子此处放
  此处无柴来败工
  花梨结格人砍了
  腐柴腐柴也砍棵
  (女)
  兄你做人莫多想
  试脚着鞋兄就穿
  一人青春无两世
  好花并不百日红

  还有《高燕真》、《杜世真》等这些像戏剧一样有完整故事,要唱一个多小时的。他的唱腔有点像琼剧,但是又不完全像。唱词以七言为一句,不似北方民歌的高亢嘹亮,也不像海南黎族音乐的曲调悠扬,期待专家来考证。附录一小段。

  海南西南地区流传民歌
  高燕真(上)
  收集整理:卢灵经
  讲到唐朝贵州县, 算做父传母生败,
  高家清贫无亲威, 父母单传子三个。
  父母生咱三弟兄, 第二老弟早送命,
  存我一个与三叔, 家境情贫早出名。
  夫是姓高名仪标, 妻是姓纪名凤姣,
  十八岁味来高宅, 破衣都不得一条。
  夫又说明贤妻知, 京州嫁来贵州县,
  远路途程三百里, 亲威都无见一个。
  远路途程三十铺, 亲威都无来到路,
  想爱嫁夫得传世, 不知带愁来添愁。
  夫妻四十岁到身, 男女都无个见面,
  人不生男欠生女, 男女无个真可怜。
  日落山蒙天暗黑, 想起情由心太姑,
  到了归终的日子, 欲以乜人捧香炉。
  ......

  海南西南地区流传民歌:高燕真(上)
  (注:以上民歌资料由卢永方提供)

  还有北黎、新街和新市没有去过,“五大都市”的故事就先讲到这,下次我们再见!也欢迎感兴趣的朋友去巡街、去发现、去挖掘......

  
  • 姚俊宇
楼主回复
  • 发表于:2019/1/31 10:18:50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海东方之魂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